徐济成 北京奥运新闻中心是“教科书

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徐济成 北京奥运新闻中心是“教科书

  原标题:徐济成 北京奥运新闻中心是“教科书” 徐济成,圈内人称“大徐”。北京奥运会时,徐济成任媒

  徐济成,圈内人称“大徐”。北京奥运会时,徐济成任媒体运行部副部长和主新闻中心(MPC)常务副主任,目前任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副部长。作为媒体人服务媒体的代表,徐济成深谙媒体在奥运会中的作用,他透露国际奥委会曾三次调整北京奥运会媒体配额,最终人数从21600人增至26700人。

  新京报:相比新闻宣传部,大家可能对媒体运行部不是很熟悉,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徐济成:新闻宣传更像是一个演员,媒体运行更像是摄制组或者一个剧院,这是两个截然不同又相互关联的概念。

  具体来说,新闻宣传部更多的是发布重大的新闻,比如会徽揭晓等,得有爆米花时那种巨响的效果。媒体运行更多的是幕后工作,负责媒体的注册、服务等,它更像是盖房子,要做的是怎么走线,哪里装插座,你得让媒体进来之后觉得这房子很舒服才行。

  新京报:媒体运行部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媒体人,可以说是媒体人服务媒体,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徐济成:国际奥委会要求媒体运行部的一些关键岗位、处室负责人等都得有两到三届奥运会采访报道经验。最早申办时,我们这些人也参与了媒体运行申办报告。我们的工作并不是轰轰烈烈跟一场战役似的,专业、平稳地服务媒体就成。罗格主席之后对北京奥运会的评价是:世界通过奥运会了解了中国,中国通过奥运会了解了世界。这其中,媒体的作用功不可没。

  新京报:你刚才也讲过媒体的作用很大,那媒体在奥运会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徐济成:可以说,没有媒体就没有奥运会。现代奥运会有句话,镜头里看到的奥运会才是全世界看到的奥运会。索契冬奥会是100万人买门票,但电视观众是35亿,100万比35亿,电视转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当然,国际奥委会对媒体配额是有严格要求的。北京奥运会时,国际奥委会曾经三次调整媒体配额,最终从21600人增加到26700人,这也是一个非常好宣传中国的机会。

  徐济成:更大的压力其实是在赛前,赛期运行起来就很正常了。每届奥运会,记者永远是人数最多、工作最忙、要求最高的,你得给他们提供最可靠的服务和保障,不能说因为安排的媒体位置不好,拍不出好照片,你还得让运动员再跑一次吧。媒体运行的工作就是专业、细致,我们经常开着车一个场馆一个场馆去转,看路平不平、轮椅能不能过去、混合采访区够不够大。

  新京报:作为北京冬奥组委派到平昌冬奥会的骨干实习生,你在高山滑雪中心待了3个多月,对你来说挑战和收获在哪里?

  徐济成:没什么挑战,我们也不想把这个事情说得非常邪乎,其实很正常,这也是保障历届奥运会正常工作的重要原因。

  徐济成:没有特别喜欢的冬季项目,说到底还是喜欢篮球。如果特别喜欢某一项冬季运动,或许会影响到工作。这样也好,没有太多激情,剩下的都是冷静和经验。我现在的职责更像是一个看门老大爷,尽可能把一些经验告诉年轻人。

  新京报:跟平昌一样,北京冬奥会届时也是三个场馆群,怎么去更好保障媒体工作?

  徐济成:我们一直在做这个事情,比如说你从鸟巢要去延庆采访,到哪一站坐高铁最方便,等车多少分钟,出站后需要多少分钟,坐上媒体班车到场馆需要多长时间,我们都已经精确到了分钟。

  还有一个,对媒体来说,如果路程超过了一个半小时,他就希望在当地住下,你还得看酒店数量够不够。

  这些情况,我们都会通过每年的广播商大会、世界媒体大会来听取媒体的需求,之后照单下菜。不能铺张浪费,不能说可能来10000个人,就得准备10000间房是吧,但我们会在人性化的服务基础上满足大家的基本需求。

  新京报:北京奥运会积累下来的媒体运行经验对我们筹办2022冬奥会有什么帮助?

  徐济成:负责北京冬奥会媒体运行的大部分还是之前的老人。北京奥运会后,我们这拨核心团队又经历了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和南京青奥会。另外,除了国内赛事,我们也密切关注国际赛事,跟国际奥委会有密切联系,这个团队现在已经很成熟了。

  徐济成: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北京奥运会时已经是双屏时代了,大家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收到赛事信息,但更多的还是通过电视来收看。到了伦敦奥运会,互联网开始介入,但总体没有太大变化。

  之后索契冬奥会,智能手机的介入,让大家观赛更为方便。到了里约奥运会,智能手机就处于压倒性的优势了,已经很少有人通过报纸等传统媒体收看信息了。不是说报纸不重要,新闻内容没有变,只是形式发生了变化,新闻还是得有人去采。换句话说,新闻的源头没有变,只是在终端和分发出现了变化。

  徐济成:如果有的话,可能是国际奥委会之后做评估时说北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是教科书式的布局,这之后伦敦、索契奥运会主新闻中心布局都是以北京奥运会为蓝本的。

  徐济成:没留什么纪念品,留了几件摄影背心。其实当时留下更多还是各种资料和手册,最后一共整理出37箱,现在有时我还会拿出来翻翻看。

  徐济成:遗憾是当时很多人分不清新闻宣传部和媒体运行部,这也是我们的问题,没跟大家讲清楚嘛。

  徐济成:期待就是遵循绿色、共享、开放和廉洁办奥的4个宗旨,举办一届精彩的奥运会。具体到我们,就是专业人做专业事,争取屡有创新、不落人后,最终的目标和核心就是让媒体出彩。


上一篇:恒峰娱乐 官网_恒峰娱乐国际  下一篇:立法频道--法制网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22.com